undefined

時間回到 6/14 之前,那個禮拜我悠哉荒廢的度日,有一日我心血來潮再倒完垃圾後,決定去頂好買食物。

 

我一連買了幾天可以在半小時之內加熱食用的食物回家,我確定我那個禮拜餓不死了,回到家之後我把水煮開,倒了麵條,調味包撕開後也是一股腦地亂倒,然後我拿出剛剛買的小白菜。

 

買菜這種事我完全不在行,我是看心情拿的,想說能拿出來賣的應該都還好,至少我是這麼想。拿了兩株出來,切了髒兮兮蒂頭之後把它們碎屍萬段,隨便用水沖了一下覺得應該是乾淨的,然後就扔進鍋子裡跟麵條一同攪和了。這種絕不失敗的煮法是我活至目前為止萬無一失的技能,但這事在兩天後被改寫了……

 

兩天後我按例把水煮開,扔進麵條的同時也把調味包灑了進去,這次比上次提早了 30 秒撒調味粉。然後徒手剝了一顆皮蛋,對,我就是想吃皮蛋所以我剝了它的殼。接著拉開冰箱下層的抽屜,拿出兩天前那包剩下的小白菜。

 

當我的左手接觸到小白菜的那一刻頓感大事不妙,小白菜異常的冰凍,而且好像受到了什麼刺激,它硬得跟棍子一樣,我立馬回了神,低頭看了一下剛才打開的抽屜原來是冷凍庫是冷凍庫是冷凍庫啊~……

 

原來我放錯抽屜這下糗大了,使用冰箱的平率太低就是這種下場,不過算了食物是朕自己吃的朕只對自己負責,我一樣用鋒利的刀子把它髒兮兮的蒂頭給砍了,然後把頂叩叩的小白菜扔進水裡沖洗,但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它瞬間軟爛的像傳統菜市場地上被踩爛的菜葉一樣,有一種像是撿地上的東西來吃的感覺,完全呼應了那個禮拜天 像是個要飯的「流浪漢見習生」!

 

這下扯淡了,小白菜已經失去了昔日爽脆的姿態,它們全都垂頭喪氣像個沒了魂的屍體,我將他們從水裡撈了起來放在流理台上,想要將它們碎屍萬段一番,但我切了幾刀後發現,冷凍過後又泡了水的小白菜韌性非比尋常,它們轉態後擁有了金剛不壞之身,我沒法將它們順利的分屍,所以我把它們全倒進了滾燙的鍋子裡。

(最近分屍案這麼熱門,我還大言不慚的一直講分屍這詞到底會不會被調查????)

 

我不管包裝袋上寫的烹煮時間,一個稱職的料理師傅就該擁有自己的風格,隨心而欲的掌握烹飪時間,所以我隨興地放任它們在鍋子裡翻滾,約莫七、八分鐘後我將瓦斯爐關了,再從冰箱拿出一片起士放在麵上頭,這就是道道地地的「吃軟不吃硬起士辛拉麵」。

 

懶得找碗公了反正沒有要出門要飯,我連鍋子一起端到了客廳,直接配著電視吃了起來。鋪上起士後的吃法是這樣的,千萬別攪散它們,你得連著起士跟麵條夾進湯匙裡吃,為什麼要夾進湯匙裡?因為它在吹涼之前非常燙,如果不想壞了興致建議放進湯匙上並且吹涼它們。

 

一口麵一口菜是完美的黃金比例,但是這鍋菜的賣像讓我覺得失望,吃進嘴裡的感受更讓人絕望,嚼不爛的口感跟一咬就斷的麵條成像強烈的對比,我突然覺得自己像是大象在啃甘蔗一樣,但這能怪誰,這只能怪我自己不長眼。

 

因為這嚼不爛的小白菜讓這頓晚餐的進度延遲了將近五分鐘,吃完之後也覺得那天下巴的運動量真的充沛,這故事告訴我們千萬不要 低估了冷凍小白菜的威力 把小白菜放進冷凍庫,這不僅讓吃的人感到絕望想翻白眼,小白菜本身也會死不瞑目的。

 

這件事我跟我爹娘談起的時候,他們笑到噴飯;但我跟我弟說起這件事的時候,他說我媽也曾經把一顆高麗菜冷凍在他家的冷凍庫裡,就像美國隊長那樣,可惡,原來大家都幹過這種事。

 

事情會有這麼懸疑的進展我覺得完全是電器製造商的錯誤,古早時候冷凍庫都是在最上層,最底層的通常是蔬菜箱。但是現在的冰箱設計完全顛覆傳統,他們把冷凍庫改到最底層,蔬菜箱夾在中間,這對於我們這種食古不化的原始人來說很難適應。但事情發生後怪罪誰都沒有用,只能怪自己不夠用心。

 

所以說下次又有什麼東西倒霉被我塞進冷凍庫的時候,我會再跟大夥報告他們在冷凍之後會變得怎樣……

 

 

PS. 意外受到冷凍後的蔬菜難道沒有其他重生的辦法了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ng 的頭像
Song

Song's Blog

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