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冬天的陽光都總是虛張聲勢,就像鬧彆扭的情人一樣,內心炙熱卻又表現的冰冷。

 

凜冽的空氣掃過沒有衣物覆蓋的皮膚,拿著相機的右手手指已經結凍,為了把握這難得的雪景我不顧一切地向前衝。室堂平的腹地廣大,也算是黑部阿爾卑斯山登山客的基地首選,除了高山植物之外,還有在這裡生存的 “雷鳥”。

 

雷鳥這名字聽起來很是威風,一年四季都有牠們的蹤跡,在當地被認定為神的使者而受到保護且禁止捕獵不可以抓來吃。從餐廳出來之前,我在紀念品商店看見了雷鳥的明信片,知道冬季的雷鳥會有一身雪白毛茸茸的羽毛,但我在現場一隻都沒有看到,讓我相當失望。

 

走在步道上,我看見不少登山客大包小包的攝影器材顯然是為了拍攝雷鳥,但在我們有限的時間內應該不會出現了。步道蔓延的相當遙遠,我在看得見懸崖的地方轉了個彎,往類似祭壇的方向前進。

 

undefined

 

看見了類似湖泊的景色,牌子上寫的都是看不懂日文,我後來查了一下似乎是這裡秘境之湖 “御庫裡池” 。是天然火山口形成的湖泊,遠方的湖面像是結了冰的樣子不很平整,爬上了高處拍了幾張發現這裡真是美不勝收,立馬回頭召喚快樂的夥伴們趕快過來這裡有好東西可以拍。

 

undefined

 

從平行於湖邊的路往下走應該會走到雲深不知處,我們在快要下坡的地方右轉,走向回程的路線,路上經過了長得像祭壇的石碑,上頭刻著又是看不懂的梵文,有點類似佛教密宗之類的語言,我找了很久才知道這個叫做供養塔。想必不是供養佛祖就是豢養野鬼的設備,周圍用繩子拉起了封鎖線,大概是擔心不要命的遊客誤觸機關會有不得了的事情發生吧。

 

undefined

 

前面就是室堂平的到此一遊拍攝點,這裏有前人剛堆好的雪人,雖然外形有點差強人意,但我還是替他拍了帥氣拉風照片,繼續往前走之後只聽到驚呼連連的叫聲。

 

undefined

 

在雪地裡行走需要的不只是一雙好走保暖的鞋,還要有看盡世間冷暖的覺悟。在踏上白茫茫的雪地時很難用尋常的走路方式,根據寡人的觀察,走在前人走過的路上不一定是最平穩的,反而是踏上沒被踩扁的雪地裡,才會走得比較平穩也不容易滑倒。

 

這或許跟人生一樣,循著前人的步伐或許是最快的捷徑,但路途中卻有很多意想不到的陷阱在等著我們;開闢一條新的路線雖然看起來是在繞路,但走的每一步卻感到相對的踏實,你知道踏下這步一定會陷下去,你會懂得拿捏踩踏的力道,而一昧地向前衝容易跌個狗吃屎。


undefined
 

回程的路上我們走的步步驚心,就算鞋子可能快濕了也要把這段路走完(那是因為集合時間迫在眉梢……)。一路上我頻頻四處張望尋找更棒的拍攝現場。偉軒拿著長鏡頭離我們好遠,我遠遠的拍他而他也遠遠的拍山,這個距離剛好形成了最棒的張力。

 

我將相機轉到黑白的模式按下了幾張快門,回頭我發現這張照片是最震攝人心,堪稱鬼斧神工的合作,有山有雲有雪景還不夠,只要有人,就能夠讓這世界夠溫暖起來,即便這只是一張純粹的黑白照片。

 

攝影或許就跟現實人生一樣,總在不斷失敗與挫折中記取教訓,可悲的是有些教訓讓你一輩子忘不了卻又不斷的重蹈覆轍;但值得慶幸的卻是你終究會爬出心裡那面殘破頹倒的牆,牆外還有全新的故事等著你去體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ng 的頭像
Song

Song's Blog

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