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這是一部 2018 年初才上映過的美國驚悚恐怖片,從片名可以看出這是一部話很少的電影,劇情講的就是為了避免被怪物吃掉而不能發出聲音的故事。

 

—————————————— 防雷線 ——————————————

 

 

劇情應該發生在未來,因為過去已經過去了。有一種怪物,牠的眼睛看不見,但是聽力卻很靈敏,只要牠聽見聲音就會把附近的人給吃掉。

 

電影開始前半小時幾乎沒有對話,都是用手語表意(不過有上字幕不然我早就睡著了)。一開始的場景在賣場,男女主角帶著三個兒女在已經荒廢的賣場裡頭不知道在幹麻,但是彼此都示意對方不要發出聲音,接下來畫面帶到最小的男孩,他因為拿了一個可能會發出聲音的太空梭玩具而被老爸阻止了,他爹把玩具的電池拆下來之後放在桌上,並比了個不可以的手勢。

 

接著大家離開這間報廢的賣場,小男孩的姊姊把沒有裝電池的太空梭拿給他,轉身離開後,小男孩又偷偷把電池給拿了下來,大家走到橋上的時候他把太空梭打開了,太空梭發出爆炸的音效,接著那個小男孩就爆炸了。

 

母親很自責自己為什麼沒有將他帶在身邊,但時間就這樣過去,四百多天後,母親也已經又懷孕並準備要生了,劇情帶到一家人平常的生活,這是一般恐怖片必須要有的橋段,要是不斷緊張轟炸會得到反效果。

 

在那個時代裡,他們都打著赤腳走路,因為穿著鞋走路會發出聲響;洗衣服的時候得小心地擰乾衣物以避免弄出太大的水聲;煮飯的時候都是用悶煮的,大火快炒會引來殺身之禍,所以看起來他們的菜色不是涼拌、醃漬就是悶燒,感覺到是挺美味的,但就是不能用碗盤筷子湯匙叉子之類的餐具,他們在分配食物的時候都是用手抓,大片的菜葉就是他們盛裝食物的器皿,不能發出聲音的世界真是難以想像。

 

母親職責就是在家相夫教子處理家務,父親平常都在自己小小的工作室裡埋首調配新的助聽器,為的就是讓他的大女兒聽的到聲音。他的大女兒是個聽障,所以他們跟她的對話都是比手畫腳來完成的。但父親的職業是什麼我沒看出來,恐怖片如果出現在鄉村,那家庭成員到底從事什麼職業的大多不是那麼重要。

 

一天,看起來是父親要帶著二兒子去體驗世界(應該是吧,但不是要去轉大人不要想歪了,他兒子大概才國小的年紀),大女兒也想要去但被阻止了,父親要女鵝留在家裡幫媽媽的忙,看來這又是一個傳統的社會。女兒不甘心,回家之後整理完包包就自己偷偷溜了出去。

 

父親跟兒子在外頭遇到了一對可能發出聲響而被襲擊身亡的老夫婦,但這不是重點,重點回到家裡面,母親洗完衣服準備要拿去晾,拖著一堆衣物從地下室往一樓走,在樓梯上麻布袋因為沈重而勾住的未緊實的釘子,把釘子給咬了起來。母親之後在樓上發現自己肚裡的羊水爆了,準備要往佈置好的 B1 生產房裡移動,但下樓的時候踩到剛剛立正站好的釘子,失聲叫了一聲,手上的相框哐噹一聲的掉在地板上發出了響徹雲霄碎裂聲。

 

看到這畫面我順勢把右腳也給伸了起來,看起來這實在太痛了。果不其然的怪物開始伺機而動,母親腳很痛但是肚子更痛,她忍著上上下下裡裡外外的痛把安排好的機關給啟動,房子外頭的燈飾這時候轉為紅燈,這設計是為了告訴從外頭回來的人屋裡發生狀況時的訊號。

 

母親拿了烹飪用的那種會發出滴答滴答的計時器,轉動發條讓它規律的發出聲響然後把它放在房間的另一頭,等計時器警鈴大作的時候使用調虎離山之計脫困。但是她能去哪裡,她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要找的地方把孩子生下來,但是孩子一離開母體之後一定鬼哭神嚎那該怎麼辦,雖然他們有準備一個氧氣罩裝置可以減緩孩子的哭鬧聲,但那個東西現在遠在另一個房間,所以現在把畫面切到另一組,體驗人生的父子倆。

 

父子倆從鄉間小路走回家的時候遠遠地發現家裡外頭的燈全變成紅色的,父親知道大勢不妙,於是指揮兒子去啟動火箭計畫。所謂的火箭計畫就是放煙火的意思,因為高空煙火的聲響很大,可以吸引怪物的注意力,這意思大概就跟中國年獸類似,有異曲同工之妙。

 

母親趁著放煙火之際在浴室把孩子生了下來,父親趕回家後在浴室終於找到了他老婆跟新生兒母子倆,把他們安置好後就先這樣,他們暫時死不了,我們先把鏡頭跳到了擅自離家的大女兒。

 

大女兒在以前弟弟被襲擊死去的橋上逗留,突然間聽見了煙火聲之後也開始往回家的路跑了去,在路上遇見了那頭怪物,但是她帶著的助聽器卻能夠干擾這怪物的聽覺,把怪物弄的不要不要的自己慚愧的跑掉。接著她看見了掉在玉米田裡手電筒的燈光,循線追查過去發現了她的弟弟,他們兩個順勢爬上了穀倉,居高臨下的生起火來以向外求援。

 

不過他們的父親似乎還沒有看到,兒子就因為耍脾氣說他們必須離開這裡而一失足栽進了穀倉裡,穀倉裡裝了滿滿的玉米粒,這些乾燥的玉米粒像流沙一樣的慢慢吞掉弟弟,大姐看見了跳下去救他,話說這種精神雖然值得表揚,但完全不值得鼓勵,因為你要是沒有學會在玉米粒裡游泳就跳下去救人就是很危險的一件事。(好孩子不要學~)

 

總之掙扎的聲響伴隨著鐵製門板掉落的聲音又引來了這頭怪物,怪物也鑽進穀倉內,但牠的聽力又再次被大女兒的助聽器給干擾,一氣之下就衝破穀倉逃走了。

 

跳下穀倉後的姊弟倆終於跟父親相遇,但怪物這時候又跑來湊熱鬧了,父親要他們往車子的方向跑躲在車子裡,但是怪物又跟著跑到車子那邊去,父親為了他們的安危想把怪物引導自己這邊來,於是父親用手語對著車裡的一對兒女說:「我愛你,我永遠愛著你。」然後放聲吶喊,這聲音帶著一絲憤怒跟悲淒,更像憋了很久終於解脫了的感覺那樣。

 

為什麼父親要對他們尤其是大女兒說這些話,其實女兒一直也很自責當時為什麼要把玩具拿給弟弟,她也自責的認為只要沒有把玩具拿給她弟弟,弟弟就不會發生那種憾事,而她卻以為爹娘因為這件事情而有點責怪她。

 

最後父親是這家人裡的第二位罹難者,兒子跟女兒回到屋裡後和母親重逢,父親只把怪物引開並沒有殺了牠,所以怪物又跟著回到了家裡面,母親生產後就馬上就能拿著散彈槍真是讓人大開眼界,為母則強大概就是這個道理。就在跟怪物對峙的時候,女兒終於發現她爹留給她最後的助聽器有著強大干擾怪物聽覺的能力,於是用這能力牽制著牠的行動。

 

然而光是牽制當然不夠,母親最後扣下板機一槍把牠打爆了,但監視器畫面顯示不只有一隻,她最後看了女兒一眼,接著就上字幕講掰掰了。

 

這是一部簡單易懂的恐怖電影,片長出乎意料的很短,只有九十分鐘。但在觀賞的過程中會不時有緊繃的情緒梗在胸口,母親在準備生產的過程中的演技也讓人覺得相當精彩,雖然沒有生過孩子但我想大概就是那麼痛了吧。

 

你能想像在一個不能發出聲音地方生活嗎?我仔細想了一下,朕很難忍受居住環境發出的各種噪音,所以製造噪音這種事我應當是能避免就盡量避免,但不免還是會有失手的時候(比如說手一滑一顆十塊錢掉在地上),但人類竟然對電影裡出現的這種外星怪物沒輒打死我都不相信,我認為人類的破壞力驚人,豈是區區一個對聲音敏銳的怪物就能克制的了的。

 

電影據說要籌備第二集,我想也是,結尾母親的眼神告訴我她還想要演下去,而這部戲的導演就是演那位父親,算是自導自演省大錢的製片方式。

 

不負責任電影評價論 ★★★☆☆

 

 

 

 

PS.

 1. 上週台鐵普悠瑪出軌的事故讓全台灣開始對台鐵檢討了起來,雖然國營企業的陋習不管到了哪個朝代都龜笑鱉沒尾,但還是希望死者不要放過他們。

 2. 我隆重的呼籲各界高層可以組一對足球隊去參加歐洲的足球聯賽,我嚴重認為隨便踢就能踢進前四強,同時也為國爭光,正負真是埋沒了這些人才啊!

 3. 電影是由一位十多年的好同學提供,他在熱戀之際也不忘找些恐怖片來給我看,讓我感動的痛哭流涕。

 4. 上週做了一個亂七八糟的夢,我夢見自己獨自跑去馬來西亞,但發現悠遊卡不能用讓我下不了車的荒唐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ng 的頭像
Song

Song's Blog

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