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上個週末是個值得紀念的好日子,禮拜六去台中給爺奶上了香之後讓我拍到不少好照片,有拜有保庇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但那天的靈骨塔人山人海像是在打仗,搶在清明前夕祭祖的人潮絡繹不絕,也不知道是從哪一年開始,我家通常在過完年後沒多久就會去爺奶那裡祭拜一趟。那裏的祭拜方式很先進,但這集不是要講那個我就不多說了。

 

另一項值得紀念的事情就是我終於踏進國家音樂廳-的觀眾席了……

 

長這麼大,人生可以說去了一半,一直到現在才有機會一睹音樂廳的風采實在有點說不過去,明明對面的戲劇廳我也去看了好幾次表演,蔣公正殿(可以這麼說嗎?)進出不下百次,連他老人家頭上有幾根毛我大概都算得出來。

 

undefined

 

還記得在元旦那天看完 La La Land 就對這部電影的配樂念念不忘,突然有個線民告訴我 La La Land 電影交響音樂會即將要來台演出,地點剛好就在國家音樂廳,我不疑有他的在票卷開賣那天放棄中午的便當(對,我常常把中午的便當捐出來,因為我覺得有人比我更需要它,但現在情勢改變了,這又是另一個故事……),快手買到在距離屋頂差沒幾公尺的座位。

 

不是我在講,這個票卷比某些演唱會的票好買太多讓人覺得像是被詐騙,滿心期待 3/11 那天會是個陽光普照的好日子,雖然那天是日本大地震七週年紀念日,但果然爺奶在天之靈有保佑,那天不只天晴氣朗,我還一路睡到快中午才醒來,真是個培養藝文氣息的好日子。

 

我提早了半小時抵達中正廟,廟前廣場滿滿的嬉戲群眾,各路人馬都在廣場上,有曬太陽的、追小孩的、被狗牽著走的,還有很多黏在一起的男男女女。

 

我慢慢地走上階梯,看到外圍已經有不少聽眾正陸續等待驗票進去,驗完票卷後,服務人員告訴我向右走上階梯,我是位在四樓的遙遠區,光是爬樓梯已經讓人上氣不接下氣,到了四樓發現還不能入座只得站外面等。

 

我大概觀察了一下,會來聽音樂會的人跟演唱會有什麼差別,結論就是真的差很多!這裏的人個個看起來都是文人雅士,衣裝都很得體,說話輕聲細語。而我那天穿的跟衣冠禽獸沒兩樣,好在我是自己去沒有人可以攀談,不然可能會因為大聲喧嘩而提早被保安轟出去。

 

坐定位之後我發現這裡其實跟戲劇聽也沒兩樣,上層的座位基本上都很陡峭,感覺像是坐在懸崖邊一樣好浪漫。這樣的視角無論坐在哪一層好像都沒差,反正台上的樂器我認得的也沒幾種,指揮家我更是一點研究都沒有,只要能夠感受到現場的氛圍就滿足了(知足常樂是好事)。

 

undefined

 

不過舞台上方的大螢幕讓我充滿了問號,果不其然,我在國家音樂廳又看了一遍 La La Land,真是讓人受寵若驚!原來電影交響音樂會就是長這樣子,跟我想像中的有點出入,但不打緊,重點是在電影出現音樂的橋段都有用到現場的交響樂團實在很不簡單。雖然後面站了兩排合唱團(我的視角只看得到隱約有兩排,或許後面還站了兩個連的弟兄也說不定……),但我不能確定男女主角演唱的橋段是不是播 CD 的,畢竟我的程度有限聽不出來。

 

待台上樂手就定位後,指揮家 “艾瑞克.奧斯納 Erik Ochsner” 意氣風發的上台跟聽眾鞠躬寒暄,隨後拿起他的指揮棒開始比來比去,讓我想起哈利波特剛進入霍格華茲學習魔法的畫面。指揮家這個職業很神秘,或許我是局外人看不明白,但我記得我媽要我不可以拿著筷子比來比去很不禮貌,但指揮家卻可以拿著比筷子還大根的棒子這麼做,讓人覺得好威風。

 

現場的交響樂氣勢滂礡,既使電影原聲帶我已聽了上百回還是讓我起了雞皮疙瘩。開始之後就是按照電影的節奏進行,中場有一小段休息時間,因為醫生建議坐一個小時要起來活動一下,不然很容易中風。

 

時間飛快的隨著音符飄走,又到了賺人熱淚的結尾,導演說他一開始就決定了男女主角必須分手,這不是尋常的愛情故事,它有現實跟夢想殘酷的一面,音樂會也是,但我沒想到原來這也能喊安可!

 

指揮家再次登台,帶上幾個重要樂手,我想只有這幾個樂手的地位是非比尋常的,他們演奏了一小段看似即興但或許演練過很多次的單曲。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彈鋼琴的這位音樂家 “藍迪.寇伯 Randy Kerber” 就是 La La Land 裡的鋼琴擔當,幕後的鋼琴演奏都是由他完成,去年來過台灣也引起不小的旋風,但我是隻井底之蛙也是後知後覺。

 

整場音樂會我覺得大提琴的聲音功不可沒,爵士曲風崩崩崩的節奏大部分都是他撥出來的,讓朕對大提琴又有了不一樣的認知。但我知道若要學大中小提琴不只要家世顯赫,還需要有雄厚的財力,隨便一把琴都是一台進口車的價格,不小心敲到一下都會心疼好幾個禮拜吧。

 

undefined

 

演出前後跟休息的時候,廣播不斷的告訴大家一樓的櫃檯有在販售節目表跟 CD,要大家不要再猶豫了趕緊去買,但我人已經在四樓誰會想要走下去咧,節目表對我來說意義不大,反正我看不懂,而且在戲劇廳也是這樣,節目表通常另外販售,我不懂為什麼節目表可以拿出來賣???就連我司餐廳在年後大張旗鼓請來的外燴,都會先公佈下週的每日菜單,但這東西在音樂廳竟然可以拿出來賣,果然國家級的奢華感受樣樣都是用新台幣砌出來的。

 

我本來想跟隔壁或樓上樓下的好心人借來翻一下就好,但放眼望去,遙遠區的人似乎都不太在意曲目是什麼,只能說大夥都相當的理智,大中華帝國總算有人材了!

 

本來想說結束後再去看看 CD 本人長什麼樣,沒想到見了面之後大失所望,這兩張專輯跟 iTunes 賣得一模一樣,本山人早就有了現省八百塊。

 

到了大廳,夕陽的光影斜斜的照射在廳堂內,好喜歡這種感覺,外頭的光線令人覺得身心舒暢,這樣的 Golden Hour 來去匆匆,像是在嘲笑人們總是追不上夢想的樣子。

 

undefined

 

 

 

PS:

昨天開開心心地再度拿著 GRD3 出門玩耍,拍到一半發現螢幕顯示『儲存空間已滿,請插入記憶卡!』

當時我心涼了一半,以為相機故障了,但沒想到打開電池蓋後發現更駭人的畫面~

原來 我沒裝記憶卡 我沒裝記憶卡 我沒裝記憶卡……

 

一向自以為很謹慎的我竟然出現這樣從沒發生過的低級錯誤實在是要不得;好佳在包包還裝了另一台,雖然它是餵底片的,但總比不能拍來得好,這故事告訴我們,出門前的器材檢點馬虎不得。切記!

(至於 GRD3 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ng 的頭像
Song

Song's Blog

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