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山上的自助吧就是山上的自助吧,有麵包吐司跟稀飯就應該值得歡呼了,但我實在搞不懂,一顆荷包蛋為什麼能煎這麼久,煎台前大排長龍的景象我還以為到了簽名會的現場。

 

我轉身夾了一片火腿,有各式各樣填飽肚子的方法,不再留戀荷包蛋。餐廳的桌位設置屬於傳統中國風格,有個大圓桌,通常可以塞進十個大人,旁邊散佈著的衛星桌大部分都是四人一桌的正方形桌。我隨意找了個熟面孔的附近坐了下來開始撕麵包。

 

組織裡的人來得稀稀落落,東一群西一簇完全沒有規矩可言,席間我聽到待會還有神木巡禮的健行活動,雖然是自由參加,但我看太陽已經高高掛,再回去補眠也沒有意思,於是我就跟著出發了。

 

自由參加是個好提議,有參加日出行程的大部分都回床上躺平了,稀稀落落的人數讓出錢的老大 hen 不開心,但無所謂,反正不是我出錢,而且我還算開心!

 

我有鬼打牆的靈異體質果真不是浪得虛名,不到兩小時我們又走了一遍剛剛的路線回到沼平車站,和剛剛早餐前經過的時候大致相同,車站也都還在(廢話),只不過陽光更顯得精神了,沼平公園的石碑給陽光照得閃閃發亮。

undefined

我們就這樣沿著步道一路向前,期間經過各大名勝景點,包括姊妹潭這種東西。我覺得硬是要把景象取個名字似乎有點牽強,目的也只是為了方便宣傳或記憶,往往到了現場一看總會霧裡看花,怎麼樣看都覺得跟小冊子上的名字對不起來,不過名字是人為的,景色是天然的,它們不需要名字就可以在這片山林裡自由生長,這是屬於它們的領地,人類是入侵者。

undefined

走著走著不知不覺的跟負責帶隊的人聊起來,聊到阿里山的這些千年神木,更古老的樹木已經被砍去蓋房搭橋做玩具了,剩下的這些是倖存的生命。日本統治哪些年,大量的檜木遭砍伐,當我們憤慨的同時,自己也不停的在做同樣事情,直到現在仍不時有山老鼠的新聞出現,為了自身的利益做無本地掠奪,它們不過就是些木頭,而台灣的林場沒有完善的疏伐規劃,影響了供需平衡,大部份木材只得仰賴進口,人類的價值觀不該圍繞著這些必須曠日費時才能長大的物種。

 

散步在林間,呼吸著飽滿的芬多精,我感覺整個人年輕了十歲,歐不,十歲還不夠,我想要直接回到十七歲。我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到受鎮宮,這間宮廟據說是台灣最高的廟宇,供奉的神祇是玄天上帝、土地公與註生娘娘,祂們在海拔 2170m 俯瞰眾生。

 

這裏離天庭最近(如果天庭是往上飛的話~),按理說在這裡祈願應該比平地傳遞的更快,搞不好用吼的祂們就能夠聽見!後來想說也沒什麼事情可以勞駕祂們,就不增加祂們的工作量了,我只在旁邊的廁所撒了泡尿之後我就慢慢往回程的方向走去。

undefined

在阿里山這裏的行程差不多要告一段落,最令人興奮的是終於看見日出,其他的地方我都心不在焉……但故事沒有要這樣結束,看看時間又到了該吃午餐的時候了!

 

 

PS.

 1. 上禮拜修好一台電視,真是瞎貓碰上死耗子。

 2. 差點忘記預購的凰呀 AN-21,它就這樣讓人措手不及的送來了!!!

 3. 這屆金馬獎總算讓國片揚眉吐氣了,但是最佳女配角也不過十四歲,我在那個年紀應該還在做白日夢,她未來的壓力肯定不小吧。

 4. 上上禮拜的亞洲職棒冠軍賽,中職輸得一塌糊塗,害我都不好意思看完整場比賽。

 5.網頁下雪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ng 的頭像
Song

Song's Blog

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